言吾先生

1.有人能喜欢我的文字,如同知己,哪怕只有一个也是好的
2.专注转载图片二十年,大多转自网络,侵删,统一说明,不在每张图底附明了

刚看了奶罐和鸡仔原本准备初试的trouble maker,简直了,,,我还说庆幸还是可惜他们最终选择了广播体操??
一边爆着粗一边看得暗爽,,,

太害怕了
继三年前的斯内普后,又迷恋上了达康书记,貌似有相似的属性??
blbg通吃
我迷死他的大长腿小细腰衣服衬衫和炸毛的小表情了
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报告司令官——向物理老师致敬

  当试探电荷进入磁场时,你就想象:
  “报告司令官,试探电荷请求进入磁场”
  ——我敬爱的物理老师啊
  讲台上您生动又活泼
  钟表下我们煎熬又悲伤
  对于您的侃侃而谈,我只想说:
  报告司令官,有人耍流氓
  一周四节课,一节更比四节长
  鲁迅先生教导的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
  贯彻落实得比谁都强
  报告司令官,我还没迟到
  教室紧锁,门上的窗帘也拉死是要闹哪样
  耳畔是来自同志们不停的基层反应——
  有毒吧,有毒吧
  有毒有毒有毒吧
  报告司令官,我们要阵亡了
  下节化学课的铃声已经敲响
  而我们还坐在离教室十万八千里的地方
  报告司令官,我们要阵亡了
  我们要阵亡了
  真的真的要阵亡了
  “报告司令官,同志们请求转移阵地”
  啊,我发誓绝不发牢骚
  一颗红心向太阳

  

不想复习一下午

  凉透的藕水沉淀着是橘红
  白到荒芜的瓷杯盖在桌上来回地滚动
  心里发闷就出去趟上几步
  就算吸这天朝的霾也比净化气舒服
  甩着袖子跳舞
  拿起笔  本上写着糊涂
  想发笑  书面成绩怎么能算数
  等明朝  我用事实展示我的天赋
  
  

深海大法好!
安利一个剪的特别有感觉的视频,歌配的好,镜头切的很有逼格
李喋喋难得这么强硬地攻一次,一定要记录下来!
(为了避免他俩微妙的身高差我找图也是费心😂)
传送门这里

再一次加深我对李喋喋水仙的热爱
麻雀里的腹黑攻陈深x活色生香里的傲娇小霸王宁致远,再配不过!
李易峰,一个配得上自己的男人
 传送门

一步之遥

         伴舞曲调一开始那么欢快、轻盈,一点也不像这两人的初遇:漫不经心,互相试探。
         他们狡猾地假意贴近,马上却又急于无声地相互跳开。
         但跳离成功需要运气和不相干的缘分,谁能料到就在这一惊觉、一抬眉的瞬间,对方恍不经意的神情深深地印在了各自的眼中,火光闪现。不知道是由谁先开始的,变得胶着、深邃、暧昧。
         终于等到舞曲低沉、浓郁、诱人的部分,是沉溺于其中的时候了。
                                                ––言吾先生
                                                    2016.9.25

【猎神:冬日之战】愚战1

         在一年中最寒冷的冬夜,城堡外成块的惨白的粘稠的雪飘浮在干冷的空气中,塔尖内散发着模糊的飘忽不定忽暗忽明的暖黄色,是壁炉内噼啪作响的火焰舞动的颜色。
        拉凡纳王后侧对着炉火斜倚在软椅的扶手上,丝质长裙的吊带滑落到半肩,衣服勾勒出胸前模糊而诱人的饱满,金黄偏棕的卷发慵懒而肆意地散落在肩上和胸前,长长的裙摆自然地垂在银色暗纹勾勒的地毯上。她闭着眼睛,仿佛入睡,火光隔着上曲的睫毛打下扇形阴影。
         “嗒。”拉凡纳对面带着王冠的男人在黑白棋盘上落下一枚棋子,费力地眨了几下干涩而浑浊的眼睛,像是企图恢复眼前的清明。
         拉凡纳瞬间睁开了双眼,忽暗忽明的火光照不亮她棱角分明的侧脸,那暖黄色也无法再给她艳丽的红唇增色半分,不过这火焰映入了她的双眼,并且在她的眼眸深处闪烁、跳动、蔓延开来。她凝视着对面男人年老而疲倦的脸庞,慢慢地挑起了唇角,像绽开了血色的罂粟。
         修长而细腻的小腿亲昵地贴上对面人腿上略微松弛的粗糙干燥的皮肤,像一条灵活的蛇上下蜿蜒着,摩挲着,明明有温度,却又能让人不寒而栗。他分明是惊了一下,然后愉悦而暧昧地笑了,声音隔着胸膛和一丝不苟的华服,闷声如雷。
         “别扰乱我的注意力。”他避免目光对焦在对面女人饱满艳丽的唇上,而在棋盘上放下棋子。对面传来一阵低沉有似嘲弄的笑声。
         “一个卒。”他轻轻晃了下脑袋,盯着拉凡纳。
         “哦,可怜的棋子,邪恶的老国王,”她啧啧地叹道,优雅地微扬起下颚。
         “要知道,这么一枚卑微的棋子,可能会摧毁一个帝国。”国王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说,带着一丝不令人察觉的得意。
         “真让人难过,但是,在最后一步,”她傲慢又轻浮地歪下了头,再次笑了,控制不住的略微疯狂的笑意使她的眼睛更亮了,简直像一只即将俯冲捕食的鹰,“皇后走了一步棋……吃了国王。”
         她修长的食指压下了皇后的棋,锋利的鹰爪一般弯曲的指套扣着棋子。她指下用力,一动不动,深红色的血浆从棋下流出,绽开了艳丽的花朵。她灰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国王,看着他吃痛地喘息,看着他惊恐地抽搐。暖色的炉火衬出拉凡纳格外的冷血,和她不可言说的决绝。
         暗色的血浸透了晶莹剔透的棋子。拉凡纳弹倒了皇后,任他倒在血泊中,白色与红色互衬出凌虐的美感。
         她倾身,缓慢地前移,暧昧地附在国王耳旁,“你认为,这是一个无害的游戏。”
         她抽身站起,离开棋桌,沿着黄晕的走廊漫步向前,饰满珠宝的裙摆拖在地毯上。
         身后传来椅子倒地的闷响。还有人。